您现在的位置:118kj手机看开奖发布 > 学科站点 > 历史 > 正文内容

蛋壳公寓闯关IPO 上市后盈利痛点更受关注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1-31 浏览次数:

  
 

   1月17日晚间,蛋壳公寓成功登陆纽交所,国内第二家长租公寓上市公司诞生,股票代码“DNK”。 此次IPO发行价美元,低于首次公开募股发行价格区间;发行规模减少为960万股,上市总募资金额减少25%至亿美元。 IPO路演时,蛋壳公寓试图向市场讲述数据与科技的故事。 但投资者似乎并不买账。

  
 

   上市首日,蛋壳股价开盘即破发,最低跌%至每股13美元。

  
 

   盘末跌幅收窄,收盘与发行价持平,总市值亿美元。 从诞生到走向资本市场,蛋壳公寓用时五年。

  
 

   五年间,蛋壳共获7轮融资,其中不乏高榕资本、老虎环球基金等知名机构。 资本助力下,蛋壳公寓规模水涨船高,运营房间数量达万间。 但截至2019年前9个月,公司仍处于净亏损状态。 长租公寓盈利困境,让蛋壳上市即带有枷锁。 当投资机构态度愈发谨慎,IPO可解一时资金之急,却远不是盈利模式探索的终点。 该品牌联合创始人兼CEO高靖直言,上市对蛋壳公寓来说,既是对过往五年拼搏发展的总结,也是一个全新的起点。 资本助力下“狂飙突进”回溯到故事源头。

  
 

   2015年,蛋壳公寓成立,经营主体为紫梧桐(北京)资产管理有限公司,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,法定代表人为高靖。

  
 

   蛋壳闯入时,正值长租公寓兴起风口。

  
 

   行业内,长租公寓运营模式分为“集中式”和“分散式”。 蛋壳属于后者,即通过租赁协议从业主手中获得零散房源,统一改造装修后转手出租,从中赚取房租差价与管理费、增值业务收入等。 蛋壳公寓将此称为“新租赁”,即集中化经营、设计装修标准化、业务流程在线上。

  
 

   一番操作下来,当代都市人租赁成本大为降低。 蛋壳举例称,北京一居室公寓平均月租金5784元,蛋壳公寓带有共享空间,三家合租私人房间,每间平均月租金2788元,便宜了52%。 本质上,蛋壳公寓做的仍是“二房东”生意。

  
 

   而固定成本投入与微薄盈利差价,注定其需通过规模扩张拓宽盈利基础。 短短几年,蛋壳公寓迅速进入北上广深等13座城市,截至2019年11月30日,蛋壳管理公寓数量达万间,较成立之初增长178倍。

  
 

   与规模相匹配,蛋壳公寓营业收入也水涨船高。 目前,该品牌收入主要来自租金和服务费。

  
 

   从2017年到2018年,蛋壳公寓营收增长%至亿。 2019年前10个月,营收进一步增加到亿,较2018年同期增长%。 此番发展离不开资本助力。

  
 

   企查查数据显示,蛋壳四年间完成7轮融资,背后不乏愉悦资本、高榕资本、老虎环球基金、春华资本、CMC资本、蚂蚁金服等明星机构。 2017年,蛋壳公寓获1亿人民币A+轮融资。

  
 

   此后每年,蛋壳公寓都有新资金涌入。 2018年2月,高榕资本联合领投蛋壳公寓B轮融资;此后又连续跟投B+轮、C轮融资。 在B轮融资时,高榕资本是第一家给到投资条款清单的投资机构。

  
 

   在阐释投资初衷时,高榕资本创始合伙人张震称,中国租房市场供需两端存在着长期不平衡的矛盾,信息不对称、租赁供给质量不高、租赁关系不稳定等痛点显著。 高榕资本长期看好中国长租市场,长租公寓则为年轻一代提供了更标准化、个性化的产品。 为何押注蛋壳?张震认为,蛋壳公寓的核心竞争力为数据和科技DNA,尤其是很早即发挥作用的数据中台。 在他看来,蛋壳公寓是一家名副其实的“数据科技公司”,并期待未来蛋壳公寓的AI决策引擎—“蛋壳大脑”能进一步发挥智能作用。 实际上,资本“寒冬”下,唯有头部企业能获得此番融资。 中指研究院数据显示,2018年长租公寓领域,企业获得融资37笔,约1491亿元;而2019年仅有16笔,约360亿元,金额不足去年的1/4。 资本端对长租公寓得态度更加严谨,企业获得融资金额整体减少。

  
 

   当VC/PE机构态度愈加谨慎,品牌从一级市场拿钱越来越难,便转向二级市场直接融资。

  
 

   蛋壳公寓指出,上市所募资金将用以扩大公寓网络和服务范围,改善公寓质量,以及开发技术系统以支持规模增长。

  
 

   能否讲好盈利新故事?即便打造出科技外衣,但蛋壳公寓仍深陷亏损困局。

  
 

   据招股书数据,2017年、2018年,蛋壳公寓净亏损分别为亿元、亿元,亏损增幅为403%;2019年前9个月,蛋壳公寓净亏损亿元,同比增长209%。 蛋壳方面表示,公司整体尚未盈利,主要是由于过去两年持续高增长,大量资源投入到新城市及新公寓开发过程中。

  
 

   2017年、2018年和2019年前三季度,其经营活动现金流均录得负值,分别为-亿元、-亿元和-亿元。

  
 

   激进扩张下,蛋壳公寓负债率也一路攀升。

  
 

   截至2018年末,蛋壳公寓资产负债率为83%。 到2019年三季度末,杠杆率进一步放大,负债率提高至100%。 盈利困境,是长租公寓行业通病。 早一步上市的青客公寓,同样处于此番境地。

  
 

   招股书显示,2017财年青客净亏损亿元,2018财年净亏损亿元。

  
 

   截至2019年6月30日9个月,青客公寓净亏损亿元,而上年同期净亏损亿元。 而对蛋壳公寓来说,大致盈利时间表是否存在?上市当天,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现身称,这其实是平衡当期盈利与长期发展的问题,要找到合适的平衡点。

  
 

   二级市场包括成长期投资,都对亏损更加敏感。

  
 

   过去求发展,现在是求盈利。 “对蛋壳来讲,大家倒不怀疑它能盈利。 我们作为投资人也没有提过‘数量上实现什么样的超越’。

  
 

   ”刘二海坦言,规模要相当,但是不能光追求规模,同时要把服务品牌和质量做起来,否则我觉得不会长久生存下去。

  
 

   据蛋壳方面数据,公司单间装修成本从2017年的12,646元/间,下降到2019年前9个月的10,404元/间,整体运营成本及资金投入在下降;蛋壳公寓与房东租约为4-6年,而蛋壳公寓投入回本周期为12到20个月,如此在租约内可锁定盈利期。

  
 

   盈利可持续性外,资金杠杆问题仍然存在。

  
 

   2019年12月,六部门联合印发相关文件,规定住房租赁企业不得以隐瞒、欺骗、强迫等方式要求承租人使用住房租金消费贷款;并明确“租金贷”收入不能超过企业租金收入的三成,超过比例的于2022年底前调整到位。

  
 

   招股书显示,2017年,蛋壳公寓%的用户使用租金贷,2018年和截至2019年前9个月,这一比例降至%、%。 纵向来看,蛋壳公寓“租房贷”租客占比逐步减少。 但从绝对值看,%的占比仍较监管要求相去甚远。 中指研究院指出,过去一年,二房东模式盈利受到质疑,违规使用“租金贷”、“甲醛房”、“高收低租”等现象也多来自于此。 当长租公寓走过归回理性的2019,行业主体逐渐意识到发展之艰。

  
 

   优胜劣汰加剧、资本介入更加审慎,政策也多着墨于整治乱象、防范风险。

  
 

   潮水退去后,除去披上科技外衣,长租公寓品牌更需打造核心竞争力。

  
 

   贝壳研究院认为,2020年行业竞争将以运营为王,重点建立房源获取能力、品质管控能力、供应链管理能力、客户获取能力、效率运营能力。 如此才能提升运营水平,在市场竞争中占据优势。

  
 

   (责任编辑:王晨曦)中国网财经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。

  
 

  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。

  
 

   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